对不起这周争取失败(11.11)

江湖相逢(奉天逍遥)1、2

被之前天迹退场打击而产生的脑洞,未完


1、

君奉天一直觉得自己跟常人不同。母亲说他未懂事之前右手一直都紧紧地握着,从未松开,一家人都担心他有什么残疾。寻遍名医也诊断不出原因,若是强行去掰,他便哭,也不出声,只是流泪,最后右手血肉淋漓也掰不开。两岁了也不会说话,大家都说他是中了邪,最后母亲带着他去求了一个道长,才恢复了正常。

也不知算不算正常,君母心中还是担忧,才五岁不到的孩子早熟得可怕,一双眼里藏着她看不透的情绪,不爱说话,也不爱笑,有时望着天一动不动。


君家是武林世家,在江湖上名气也大,君奉天是独子,其他同辈都开始在父母师傅的启蒙下习武学文,君母却拦着君父不让他太...

+

请移步微博:杳杳无趣

+

被屏蔽了我很迷茫

+

吸血鬼饿昏有多少种可能 之 墨剑(八)

八、


等得太久,盒子里的雪儿已经忍不住开始挠门,墨倾池勾住它的小爪子拉回来,又按了门铃,这次门打开了。

“我正好想找你。”剑非道示意他进去,扫了一眼客厅里的东西,“你的东西,我都还给你吧。”

“不用。”墨倾池笑了笑,打断他的话,“我是来送它给你的,”他把雪貂递给他,“这也是我很重要的财产。”

雪儿突然窜起来,勾住了墨倾池的衣领,管理处的体检服属于一次性用品,不追求质量,雪貂一坠上去就把领子往下拉了一大截,露出了脖子和锁骨的没有愈合的牙印,墨倾池托住雪貂顺了会毛,递给他,“雪儿很聪明,它的窝和食物也在你这,不用再买了。”

“我……”剑非道双手捧着雪貂不敢用力,又忍不住去...

+

咸鱼决定明天更新

+

吸血鬼饿昏有多少种可能 之 墨剑(七)


然而,一切尽在恶魔先生的掌握中。


恶魔的猎物没有能逃走的,他们以情绪为食,也以情绪为线索,就像牵住了风筝的线。想彻底逃开,除非从此以后无情无欲。


墨倾池还是待在办公室,甚至没有换衣服,他闭着眼,像是在假寐。剑非道的情绪波动就像是黑暗中的忽然亮起的星光,他感受到他的猎物又在内疚,虽然他更喜欢情欲的味道,但这愧疚却是最合适现在的情绪。


窗外灯火映照,深蓝的天微微发红,倒是看不见几颗星星。他想起了魔域的天空,也看不见星月,永远是浓稠的黑色,偶尔翻滚着猩红的云。自上次事变,他变成管理处的重点观察对象后,已经几十年没有回去过...

+

本来答应说昨天更的,然而昨天沉迷小说,今天更吧,应该是晚上……(放在这说出来应该不会食言
是个大屁眼子了( '▿ ' )

+

吸血鬼饿昏有多少种可能 之 墨剑 (六)

有几十个字的奉天逍遥


为了非人同类的数量及互相之间的和谐,交流处的刑罚少有暴力方式,大多是罚款或者是短期改造,其中罚款算是严重的,而墨倾池所面临的正是一系列罚款中最为严厉的一种。面对这种罚款,他有两种选择,上交本人全部财产(包括人间与非人间)的二分之一,或者上交全部所属人间的财产。而被没收的财产的百分之七十将归受害者所有,余下用于管理处建设。


一般在老家有家底的非人,都会选择上交人间财产,因此墨倾池出世打拼几十年的钱财古董,连他的书和房子甚至衣服都被没收了。目前正穿着交流处提供无菌体检服站在小区门口,连手机都没有,身上只有穿着的一条内裤还属于他自己,而...

+

吸血鬼饿昏有多少种可能 之 墨剑(五)

八楼的负责人是玉箫。她抬头见到玉逍遥一脸血,柳眉倒竖,拿起湿巾就往他脸上糊,“你怎么满脸血!”


“等等,”玉逍遥把表递给她,“工作工作,先给他体检。”


玉箫接过表格,“剑非道?吸血鬼?”她瞪了一眼想跑的玉逍遥,“你也别走,一起体检!怎么会有你这种被饿昏的吸血鬼?”

被间接点名的剑非道心虚又安慰地看了玉逍遥一眼,跟着玉箫进了体检室。室内只有微弱的灯光,最醒目的是接通房间上下的连着许多电线的圆柱形玻璃仪器以及一块巨大的显示屏,玉箫指着仪器:“请进去吧。”

仪器激活,剑非道按照指示换上衣服,脚下忽生强风,把他托起,接着仪器内被灌满液体,剑非道浮...

+

吸血鬼饿昏有多少种可能 之 墨剑(四)

好像,还是……过渡……


窗帘隔断阳光,卧室的时间就还像停在黑夜。

剑非道的不清晰的梦里还反反复复出现那块没吃完的蛋糕,回忆如同陷入了鬼打墙,想来想去想不出吃了蛋糕之后的事,怎么回忆都只能回到这个节点。

他烦恼地翻个身,腿抬到一半不受控制的砸回了床上,身体像是被惊醒,激痛和不适从四肢百骸一齐出现,瞬间把模糊的意识从反复的回忆里扯了出来,剑非道倒吸一口冷气睁开眼,保持原来的姿势不敢动,大概许多年没体验过这种鲜活的痛感了。

室内的黑暗没有妨碍他的视觉,他看见了身边躺着的墨倾池——他平躺着,薄被只搭在腰际,双手压在腹部,头偏向一侧,正好露出脖子上的牙印——苍白与鲜红的对比非常强烈,特别是在...

+

接下来有点过度,还是跟明天的剧情一起放吧( ´▽` )

+

吸血鬼饿昏有多少种可能 之 墨剑(三)

为了让古董吸血鬼融入现代社会,墨倾池友情提供平板电脑一台,并手把手教学。剑非道对一切都感到新鲜,学得也快,开着空调和WiFi,在沙发上玩了一天。


当日墨倾池回来时给带了一块蛋糕,公司的同事的礼物。可惜黑暗生物根本不吃人类的食品,因为他们虽然能模拟人类的舌头,却模拟不出味觉。他本来在路上就想扔了,又突然想起家里有一只会睡觉的吸血鬼,就受累带了回来。


“你吃吗?”墨倾池把蛋糕放在桌上。

“是什么?”剑非道解开粉色的缎带,纸盒像花瓣一样散开,露出里面精致的蛋糕。

“人类的食物,别人送的。”他脱下西装坐在沙发上拿起平板,抓乱了自己上了发胶的头发,衣袖挽了半截,打...

+

吸血鬼饿昏有多少种可能 之 墨剑 (二)

(鱼:小改动)


第二天墨倾池准备上班的时候,剑非道没有醒,等他上班回来,剑非道还在睡。


难道恶魔的血是安眠药吗?没见过能睡得这么认真这么久的生物。


认真睡觉的鬼像是怕冷,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小半张脸。墨倾池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软的——看来不是陷入沉眠,陷入沉眠的吸血鬼会僵硬得像石头。是主动休眠,而出现这种不正常的熟睡状态只有一个可能——这只吸血鬼潜意识地催眠了自己。墨倾池皱眉,拉过椅子坐下,点燃一支烟,思考如何叫醒这只吸血鬼。


准确来说恶魔先生是在反思自己为什么会把他带回来以及现在把他交给管理处会不会太晚,毕竟虽然叫醒他的方法很简单,但...

+

吸血鬼饿昏有多少种可能 之 墨剑(一)

(有小改动)


恶魔墨倾池X吸血鬼剑非道


夜晚的城市充斥着欲望,嗜欲的魔鬼游离于其中,挑选今晚的猎物。

他已经很久没有找到合适的猎物了。


狩猎的魔一副绅士的模样,三件套的正装穿得板板正正,扣子系到最上面,眉头微蹙,不论是相貌还是气质皆是不俗,在来往的人群中有如鹤立鸡群。


“喵!”刺耳的猫叫从他路过的巷子里传出,墨倾池脚步停顿,又听到几声喵叫,其中还夹杂了几声有气无力的人声,但吸引他的却是同类的气息,生于黑暗隐于人群的同类。

“别走……能不能咬一口……”墨倾池走进巷子,听清了虚弱的请求,可怜的野猫被吓得乱窜,尾巴被一直苍白的手抓住,无法逃开。...

+

魚與花:

“若以色见我”雕塑系列三——月光菩萨。
这个当然要单独放因为太特别了,有私心慎入。
摸去微博点原图查看可能清晰一点~

另外这系列雕塑到此就发完啦,谢谢大家的欣赏。

摄影:陆叁_ ​​​

+

姜隐:

『20180501 碧海情天。漠刀絕塵X御不凡』今天很感謝好友開車載我們來個北海岸一日之旅^__^,看海總是讓人心情特別好~從淺水灣(吃中餐)→白沙灣(探景)→石門婚紗廣場(日落場景)→龍洞(主拍場景),雖然今天天空不OK,霧霾頗重~從龍洞回來就去吃個肉粽,吃完就發現有夕陽了,就迅速的把漠御兩人再挖出來搶拍,夕陽照算是達陣了~XD(偶主:寒江雪)


+

幺怪:

已归来处君莫忘,为我年年话西窗😭

+

(夸楚)喝酒误事3 完结章

纯糖,看夸总如何耍流氓⊙▽⊙
人性讨论之是到底哪个比较甜

3.
天色微亮,楚天行从梦中惊醒。一只手跨过他的腰,手掌不偏不倚地放在他的心脏处——一个随时能要他性命的姿势。楚天行咬了咬舌尖,发现自己全身酸软赤身裸体的情况并不是做梦,身后靠着的温热的躯体也不是幻觉。从昨晚开始就不在状态的大脑只剩下先跑的想法。
虽然成年人之间酒后乱性也不算什么大事,再说酒是他自己喝的,人也是自己留下的,然而昨晚的事实在不在意料中。为了避免尴尬,楚天行决定还是先走为上,报仇的事,十年不晚。
他小心地挪开夸幻的手,咬着牙起身,感受到股间残留着奇怪的感觉,捂住脸,只想冷静了一会儿,昨晚到底做得多激烈,情况也太糟糕了些,甚至还有些...

+

(夸楚)喝酒误事2

这张需要大家系好安全带,发在了菠菜。

http://www.spinates.com/post/4375

+

(夸楚)喝酒误事.1

1.
冬日的秦淮岸也是杨柳依依。
一艘不起眼的小舟缀在河面上最豪华的画舫后侧,无人,只一盏未凉的灯。
画舫是盛名在外的烟花地,但比船上的美人更吸引人的是美酒刘伶醉。遗憾的是刘伶醉只卖给恩客,还不单卖。楚天行身上的钱财买酒能买两壶,去画舫上找个姑娘却不够。
然而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楚天行趁夜潜入了楼船,今夜的画舫不似以往热闹,甚至过于安静,虽觉得奇怪,楚天行却没时间在意,只顾着找储酒的船舱。
此时画舫上的客人只有两个客人,山海阁的夸幻与一个带着面具的人,两人在楼船三层最华美的房间里,连船上的姑娘都被赶到了底层的船舱。而他们身边堆栈的正是楚天行心心念念的刘伶醉。从地上碎裂的酒坛来看,两人的相处并不愉快。
再说...

+

字母堆:

素还真的偶头属于比较不写实的那种,柔和的轮廓从骨骼特征上来说有些女性化,应该怎么画才能保留原有的感觉,实在把握不好。这张图主要是想练习一下银白色的头发。

+

好看

魚與花:

下一个设计稿【月光菩萨】

翻资料的时候看到了有一个菩萨叫做月光菩萨,他一身白衣,手持青莲,莲上拢着一轮月。

别戳穿我私心…最后一个雕塑了就让我夹带一下私心…………

+

云海寄宿高中学校的日常

现代
1.
云海高中的宿舍是六人寝室,上下铺,九点半准时熄灯,玉逍遥在上铺,他趴在床上,盯着窗外,确定巡夜的老师离开之后,探出半个身体,小声道:“起了起了,老师走了!”
说完一脸兴奋地掀开隔壁床非常君的被子,“好友,你买的烧鸡藏哪了,快拿出来!”
玉逍遥登登登爬了下去,把躲在被子里玩手机的地冥拉了出来,“别玩手机了,怎么你天天玩还有电!”
又马不停蹄地爬上地冥的上铺,墨云徽正躲在被子里写解析几何,正灵光一闪,想到了画哪条辅助线,还没下笔就被玉逍遥掐灭了电筒,“小墨云给你吃鸡腿,快下来!”
墨云徽差点嚎出声,咬牙切齿道:“我明天要交作业!”
玉逍遥嘿嘿笑着,“奉天写完了,让奉天给你抄。”

地上简单地铺上了报...

+

雪儿送个墨总给我好不好

转载自:才有画角

+

吸一口仙气

加油站的贝壳:

月中天

+

魚與花:

做完衣服的那一刻,他还未被安置于底座上,却也终于完整地呈现在我眼前。
可以说是惊讶和惊艳,然后我就傻了。

其实那一瞬间无关于艺术价值无关于整体效果,却让我没来由地热泪盈眶。我荒谬地想着。
你终于来了。

实话说我觉得我好像也没有特别沉迷佛教壁画…但是感觉飞天这些东西好像一直是,如影随形的。

想了想最开始想做雕塑,就是想做这种飘逸的,充满动感的。那些仙人,那些飞天,他们乘风而来,羽化而去。


只是一直苦于主题受限,苦于不成熟的技术,苦于不熟悉的材料。
这都是我第11个雕塑了,我才能毫无遗憾地,完美地,自信地呈现出来心中所念的那个壁画里的灵魂。

初心是什么,它从来最肤浅,最平凡,最渺小,...

+

四时序花令:

一个小时粗制滥造的速摸(T▽T)
大概是天堂之门里面数星星的日常(bushi)

+

天地人法公交车奇遇记

cp的奉天逍遥,有一点瓜和饺子

玉逍遥穿着宽大的连帽卫衣站在广告牌前,宽大的帽子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唇上位置贴着两撇不伦不类的八字胡须——这是他逃班的时候顺便带出来的,贴得有点歪。

面前广告牌是他代言的巧克力,为了这款准备圣诞节推出的新品,广告宣传中多用了圣诞的元素。
路边的专卖店也正在播放这一段的广告。镜头从远处拉近,一只雪鸮呼啸而来,闯进呼啸的风雪中的古堡,停在了少年的手臂上,壁炉的火焰映照下,是面带忧郁的玉逍遥。化妆师为他画上了极红唇色,却被他演绎出来一种冷淡的疏离,站在坐在堆满礼品盒的圣诞树下,圣诞树极为高大,礼物盒有拆开的,其中精美的礼物被随意扔在地上,此处有三秒特写,少年的眼神让观...
+

復仇記(墨劍)完結

·11·


墨傾池背著人走出荒林,便隱約能見到緊閉的城門,這是湛城地界,通緝令怕也不少。

“該怎麼賣個破綻,落在官府手中?”他想。

下一刻他便發現有人已經安排好了。


黎澤顯然通知了城中的官府,埋伏的人從地裏竄出來,前頭城門一開,一隊人馬浩浩蕩蕩地將兩人圍地密不透風,一言不發便萬箭齊發。

墨傾池一招君子風蕩開箭雨,又見大網兜頭而下,反手抽劍卻瞥見了前頭的指揮的人,那張臉前一刻還在他面前喝茶。於是他只將熟睡的人放下,等大網落下,兩人變成了落網之魚。


通緝犯墨傾池和從犯劍非道就此落網,鋃鐺入獄。...


+

今天没更是准备明天一起更完,因为明天之后我会超忙●—●

+

© 坑里有鱼 | Powered by LOFTER